• <table id="0qcsu"></table>
    1. <big id="0qcsu"></big>
    2. 178首頁  > 魔獸世界  > 麥德三世講魔獸:神造古神戈霍恩與贊達拉巨魔的起源

      麥德三世講魔獸:神造古神戈霍恩與贊達拉巨魔的起源

      魔獸世界 NGA : 麥德三世 ? 2018-08-16 11:05:50

      本文來源于NGACN,作者:麥德三世;原文地址:【點我查看】轉載請注明出處!

      隨便寫一寫贊達拉的事好了。以下內容以8.x為基準所寫。有一些地方大家可以看到與以往編年史的描述有區別。想圓起來的同學可以自行腦補。

      神造古神戈霍恩

      在毀滅了黑暗帝國,重塑了艾澤拉斯的地表后,泰坦守護者們將上古之神們封印在艾澤拉斯的地底深處。然而來自虛空的威脅才剛剛顯露出它的面目。知道虛空勢力終有一天會成為他們的敵人,守護者們展開了針對上古之神的研究,以期能更好地了解上古之神和其他虛空生物的性質,并能更加妥善地將他們從艾澤拉斯徹底地根除。

      在卡利姆多的南部,守護者們制造了泰坦設施奧迪爾。他們指派了泰坦造物在此對上古之神和各種虛空造物的組織進行研究。然而在他們在對這些虛空能量的化身行實驗的同時,卻意外中創造出了一種更為可怕的東西:戈霍恩。

      戈霍恩自身的力量雖不如其余的上古之神一般強大,但卻代表了終極的腐化和寄生之力。它的血液無時無刻不在發生突變,誕生出各種各樣的品系,這腐化之血瘋狂地渴求著寄生和吞噬,如果放任它的傳播,戈霍恩的鮮血足以感染并殺死艾澤拉斯地表的所有生命——不止如此,被戈霍恩之血殺死的生物還會在它們的作用下重新站起來,成為它們進一步散播腐化的容器。

      守護者們當然不希望艾澤拉斯成為一個遍布亡靈生物的世界,但奧迪爾的研究成果太過重大,戈霍恩獨有的生物特性或許就是徹底根除上古之神威脅的關鍵,這讓他們無法下定決心將戈霍恩銷毀。作為一個替代方案,守護者們決定將奧迪爾封鎖,并計劃在日后重新重啟針對戈霍恩的實驗。

      守護者們將奧迪爾埋入地下,留下了一些泰坦造物和動物神靈看護,并在其周圍設立了三座封印設施,以確保戈霍恩無法逃離奧迪爾。同時,為了防范在期間可能發生的意外,守護者在奧迪爾內部設置了小型的重構裝置,以便在設施出現危機之時將戈霍恩徹底蒸發。

      然而,此后在奧杜爾所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令守護者系統徹底陷入了癱瘓,使得他們無力再顧及奧迪爾的研究。而留在奧迪爾內部的泰坦造物們則對此毫不知情,仍在兢兢業業地準備著今后的實驗流程,直到今天。

      圣殿城祖爾納茲曼

      仰望這祖爾納茲曼的榮光

      它比時間本身都還要古老

      圣殿高聳入云

      城墻彌堅無敵

      洛阿環伺在側

      洗煉人民之心

      愿祖爾納茲曼永世屹立

      歲月流轉,隨著艾澤拉斯的奧術血脈在地表流淌,翡翠夢境的生命之力流溢于現世,艾澤拉斯地表的原始生物漸漸地演化出了智慧生命體。大約在一萬六千年前,其中一種智慧生物漸漸繁榮昌盛了起來,他們棲息在艾澤拉斯的叢林與森林之中,并以狩獵和采集為生。

      盡管這個種族擁有著一些殘忍而迷信的習俗,但他們卻都信仰卡利姆多大陸上來去無蹤的荒野眾神——這個種族把他們當作神明來崇拜,并將他們稱之為“洛阿”。

      這個智慧種族為洛阿所吸引,漸漸地聚集到了卡利姆多南部一處遍布高山和泥沼的區域——一處被洛阿當作家園的地方。在這個地方,他們發現了三座金字塔形狀的巨型古老建筑,每個金字塔的內部各自存放著一塊巨大的圓盤。

      三座金字塔遙遙相對,在他們連線的最中心,這些智慧生物發現了一座深陷入沼澤地的深色建筑——它比周圍的那三座金字塔更為巨大,各種各樣的洛阿定居在它的周圍,似乎像是在守護這座神秘的建筑。它的外壁無比堅固,這個種族所制造的所有原始武器無一能在上面留下痕跡。

      這個種族從此定居于此,隨著歲月的流逝,他們慢慢地模仿這座建筑,建造起自己的居所和房屋,最終以這個巨大的建筑為中心,誕生了一座連綿不絕的圣殿城。

      ——他們將這座城市稱為祖爾納茲曼。

      從此以后,他們自稱為納茲曼尼。凡間種族的第一個有組織有規模的文明由此而始。

      部族議會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納茲曼尼并沒有一個統一的君主。在經歷了漫長的內戰后,三大部族的首領建立了一個搖搖欲墜的同盟以共同治理人民,納茲曼尼從此迎來了一個相對和平的時代。

      歷史上將之稱為部族議會時代。

      血疫爆發

      在部族議會時代的末期,一場鮮血瘟疫在納茲曼尼當中爆發,成千上萬的納茲曼尼幾乎在旦夕之間喪命。讓納茲曼尼更為震驚的是,他們被安葬的親朋好友的尸體在不久之后破土而出,瘋狂地攻擊他們昔日的同胞,進一步擴大著感染。

      在危急關頭,祖爾納茲曼的中心建筑與它周圍的三座金字塔似乎因為響應這場災難而打開,從中涌出大量的石頭和鋼鐵質地的構造體。他們冷酷而高效地對受到感染的納茲曼尼進行了隔離和殲滅。慢慢地,這場幾乎毀滅了納茲曼尼的災難受到了控制。

      心有余悸的納茲曼尼不敢再對病死者的遺體進行土葬,害怕他們再次成為不死者而游蕩于世間,為此,他們開始將病死的同胞們的尸體燒成骨灰,保存在特制的甕中。隨著歲月流逝,這種對尸體的處理方式慢慢成為了納茲曼尼的文化,并流傳至今?,F代的巨魔——納茲曼尼的后裔們,仍然在使用這種喪葬方式。

      在血疫的后期,一些納茲曼尼對在戰場上損壞構造體進行了分析和研究,并慢慢仿制出了自己的構造體。為了防止因為照料病死者而導致的二次感染,納茲曼尼開始使用這些構造體來收斂和處理尸體——甚至包括對那些并非病死的尸體的木乃伊化處理。

      血神

      血疫事件重重打擊了納茲曼尼對洛阿的信仰,許多人責怪洛阿諸神沒能阻止這場災難。人們開始傳言這場災難乃是一個比洛阿更為高位的存在所降下的懲罰。一個名字開始在人群的低語中傳播:洛阿中的洛阿,黑暗之神,血神戈霍恩……

      越來越多的納茲曼尼,甚至包括一部分的洛阿,都陷入了戈霍恩的影響之下。他們開始收集據稱沾染了戈霍恩之血的“血石”,并利用這些血石實踐各種各樣的鮮血魔法,創造扭曲的亡靈生物。

      很久很久以后,這些納茲曼尼開始以另一個名字為世人熟知——血巨魔。

      達薩,最初之王

      在納茲曼尼當中,有一些人對他們同胞們的黑暗習俗趕到憂慮,其中以一名叫做達薩的納茲曼尼為首。

      傳說達薩是一名戰無不勝的戰爭英雄。他第一個訓練了迅猛龍作為坐騎來參加戰斗。當整個祖爾納茲曼為戈霍恩的黑暗意志所裹挾的時候,達薩率領一些清醒的納茲曼尼與他的同胞們展開了抗爭。

      他與強大的魔暴龍洛阿雷贊交換了契約,發誓世世代代都侍奉和贊頌這位魔暴龍王。通過雷贊所賜予的力量和達薩的戰斗素養,達薩和他的追隨者們慢慢成為了一支強大的部族。

      然而長年的征戰讓達薩了解到,戈霍恩的影響已經遍及到了整個王國,他大部分的同胞們都已經無藥可救了。懷著悲痛的心情,達薩和他的人離開了祖爾納茲曼,逃入了南方的贊達拉山脈當中,并發誓永遠銘記他們古老的家園。

      贊達拉與祖爾達薩

      在山脈之中,有著環繞著祖爾納茲曼的三座史前金字塔之一。以這座金字塔為中心,達薩和他的追隨們從頭開始,慢慢建立起一座繁華而連綿的圣城——祖爾達薩。

      從那以后,達薩和他的追隨者們便不再以納茲曼尼自稱。他們自稱贊達拉萊,以此與他們墮落的同胞劃清界限。這正是贊達拉帝國的開始,這個名字也將成為日后遍及艾澤拉斯的巨魔一族的源流。

      作為最初的巨魔王,達薩端坐于祖爾達薩的金字塔的頂端,而他與雷贊的契約也從此便延續了下來,雷贊成為了贊達拉王室萬世一系的守護神,并成為了巨魔的眾多洛阿中地位最高,最受崇敬的一個。

      而在北方,納茲米爾沼澤中的納茲曼尼們,則徹底淪為了戈霍恩的爪牙。文明對戈霍恩來說一文不值,在這位上古之神的影響下,納茲曼尼——血巨魔們荒廢了他們曾經輝煌的文明和城市,在漫長的歲月中,退化成了嗜血而殘忍的野蠻生物。

      第一封印,阿圖納茲曼

      贊達拉萊從未知曉祖爾納茲曼和它周圍的三座金字塔的真正用途,在他們離開了納茲米爾的沼澤后,祖爾納茲曼和沼澤中的第一座封印金字塔阿圖納茲曼就落入了納茲曼尼的手中。

      在戈霍恩的授意下,經過血巨魔長年的鮮血魔法浸染,阿圖納茲曼的封印圓盤已經徹底停止了運作。

      第二封印,阿圖阿曼

      盡管沼澤已為鮮血巨魔所占據,洛阿神塞塔里斯依然盡職盡責地守護著第二座封印金字塔阿圖阿曼。在沃爾頓的叢林里,蛇神塞塔里斯庇護著她的蛇人子民們,以及那些崇拜她的巨魔,令那些來自沼澤中的戈霍恩的信徒有來無回。

      澤克沃茲,恩佐斯的傳令官

      天崩地裂之后,贊達拉島被海水所孤立。埋藏在祖爾納茲曼的黑暗秘密吸引了黑暗帝國余黨的注意。澤克沃茲便是其中之一,它登上了這座島嶼,本打算腐化和征服殘存的贊達拉部族,使他們為恩佐斯效力。然而它還沒來得及執行它的黑暗計劃,便觸發了奧迪爾的防御機制。長年以來蟄伏在祖爾納茲曼地底的泰坦造物們出面將澤克沃茲捕獲,并將之分解并保存在了奧迪爾的檔案館中。

      米斯拉克斯,封印的破壞者

      相比起澤克沃茲,無面者將軍米斯拉克斯的成果要顯著得多。他將戈霍恩奉為主人,并立誓要毀滅所有三座封印,將戈霍恩釋放到人間。

      為此,他深入沃爾頓的叢林,將所經之處的蛇人與巨魔全部屠殺殆盡。

      為了守護沃爾頓和她的子民們,蛇神塞塔里斯盤踞在金字塔阿圖阿曼上,與米斯拉克斯展開了曠日持久的激戰。最終,力漸不支的塞塔里斯引爆了阿圖阿曼的力量,與米斯拉克斯同歸于盡。然而在最后關頭,米斯拉克斯仍然成功地摧毀了阿圖阿曼的封印圓盤。金字塔中暴露的泰坦能量席卷了整個沃爾頓,將這片叢林化為了一片荒漠。在很久以后,這片酷熱危險的沙漠便成為了贊達拉帝國流放罪犯之地。

      在彌留之際,塞塔里斯告誡她的子民們:她甘愿為拯救他們而犧牲自己,但蛇人一族在未來仍會經歷更多的挑戰,她希望她的子民們能堅持本心,與黑暗帝國抗爭下去。

      塞塔里斯的追隨者們將米斯拉克斯封印在了金字塔中,并發誓永遠銘記這位犧牲自己拯救了蛇人一族的洛阿。

      然而隨著歲月的流逝,信仰之心慢慢在失去了神明的蛇人一族當中淡化。以柯泰克為首的蛇人拋棄了塞塔里斯的教誨,他們認為信奉一個早已死去的神明毫無意義,并轉而開始不擇手段地圖謀力量與征服,甚至不惜試圖復活米斯拉克斯來作為他們的工具。這些蛇人如今被稱為無信者。

      第三封印,祖爾達薩

      在贊達拉山脈的中心,歷代贊達拉王的王座,以達薩為名的第三座金字塔,便是如今仍然禁錮著上古之神戈霍恩的最后的封印。如今,他會調動起一切的資源來毀滅這個最后的封印,將自己的腐化散布到整個世界。

      視頻

      封印位置關系圖

      178游戲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
      大赢家彩票